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匪帅 > 第四卷 第十六章 后引大队

第四卷 第十六章 后引大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脚就将把床上的两个女人给踹了下去,两个全身**的侍女忍着身上的疼痛,赶紧帮河南总督穿好衣服,如果有一点怠慢,她们就会被赏赐给河南总督手下的军官,玩腻了最后变成军妓。
  
      河南总督看着这么多从粮寨逃回来的人,几个报信的全部留下,每人赏赐十两银子,至于那些陆续逃回来的,全部抓起来,一个一个斩首示众。当然了,河南总督在得到消息后,第一个命令就是集中河南与陕西的一千骑兵,还有河南的两千精锐步兵,前去救援粮寨,能救下多少是多少。
  
      三百多辆大车都装满了粮食,队伍的速度很慢,王千军却在这个时候收到了快马送来的一封信,是合肥城寄来的,信上的开头就有四个字,母女平安!看到这个开头,王千军放心了许多,当初第一封信送过来的时候,直接先写柳玉蓉早产,气得王千军在回信的时候,开头先把写信的人给训斥了几句,也不管写信的人是谁,报喜的信哪里能这样写的。
  
      司马欣婕与吴琉慧两人是同一天临盆的,结果两人都生下了千金,司马欣婕的女儿比吴琉慧的女儿要早落地十分钟左右,王千军两个女儿的出生,让很多人都失望了,特别是司马欣婕与吴琉慧背后的官员,但这也让王千军松了一口气,女儿有什么不好的,女儿比儿子听话,女儿是爸爸的小棉祅,小公主,总之比男孩子好管教。如今两人都生下了女儿,王千军的后院也暂时能够消停一下,如果三个人生的都是儿子,那麻烦可就大了。不管怎么说,一个儿子,两个女儿,都是王千军的心肝宝贝,可看现在的情况,王千军没办法去喝自己儿子与女儿的满月酒了。
  
      距离日出还有半个时辰,但赶去救援粮寨的士兵远远就能看到粮寨燃烧的火光,很明显火势很大,但军令如山,每个人都知道粮寨完了,可为了能够多救下些没有烧成灰的粮食,一千骑兵冲在了最前面,将身后的两千步兵远远地抛在了身后,指挥这三千人的将军就在这一千骑兵内。
  
      因为天黑看不清路的关系,有一半的骑兵都是右手控马,左手举火把,一千人中五百根火把,终于是照清楚了前方的道路,众人这个时候内心都在想,这鬼老天,平常都是晚上下雪,让大家冻得半死,可现在需要他下的时候却一片雪花都没有从天上掉下来,如果现在下上一场雪,虽然不能扑灭大火,但也绝对能够保住一部分的粮食,人在饿极的时候连人肉都吃,被火烤过的粮食当然也能吃。
  
      这一千骑兵的速度太快,全力狂奔下只注意到前进道路的表面,对于两边不怎么茂密的树林并不在意,也没有感觉到地下那一点点的小变化,其实这也不能怪这些骑兵,他们都急着去救援,如果速度太慢,河南总督一生气,有人就要掉脑袋,同时这几日不断下雪,地面已经变得十分的泥泞,又是夜晚,所有人就只能是埋头赶路,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人偷袭他们。
  
      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名骑兵,在瞬间全部马失前蹄,人直接滚到了地上,也就在这些人滚落在地的同时,地面上冒出了众多的绊马索,快速前进的骑兵根本就拉不住马匹,一个又一个骑兵从马上摔了下来,后续无法停止前进的骑兵狠狠地踩在了倒在地上的战马与同伴,一瞬间前方的马队全乱了,但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最前面的骑兵触发陷阱,那就是进攻的信号,在众多的绊马索拉起的同时,埋伏在两边的士兵快速准备好了手中的弓弩,在骑兵停下来后不断地猛烈攻击路中间的骑兵,战马中箭受伤后,更加的不听从马上骑兵的指挥,整个骑兵大队都乱了。很多人勉强地想要拨马改变方向,向两翼反击,可大部分的骑兵都在调整芳香的过程中前身中箭倒下了,只有少部分骑兵勉强冲了上去,但迎接他们的并不是后退的弓弩手,而是快速向前的长枪兵。
  
      没有办法,指挥的河南将军只能是命令所有骑兵下马,利用战马做掩护,用马上的弓箭反击,等待后续步兵的到来,到时候才有机会反击,如果转身逃跑,那就死定了,因为两边埋伏的敌人数量明显比他们多,而且现在都没有冲出来的意思,为的就是
  
      他们的逃跑,然后再从后面全力追杀。
  
      虎子身边只有五百人,这五百人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站在最前面的虎子就等高大壮的信号,等待着四百支火箭射出。众多的火箭一被射出,还活着的战马就全乱了,火箭射中战马的身体,强烈疼痛让骑兵再也没有办法让战马掩护自己,众多的战马开始乱跳乱冲,在战马身边的骑兵不是被撞飞就是被踢倒,最后终于是没有办法,很多人就只能是让自己的战马冲上两边,希望这些受伤的战马能够对埋伏的敌人造成一点伤害,可结果战马都跑了过去,马上就被众多的网子与绳索给罩住,王千军既然要到河南来,那就准备很多对付战马的工具,这些网子与绳索就是必备的。
  
      被埋伏的骑兵现在只能靠战马的尸体来掩护了,可也就在这个时候,所有人听到了他们前方,响起了进攻的战鼓声,虎子自己一个人走在最前面,与普通的士兵一起,左手盾牌,右手标枪,一步一步地向还在顽抗地敌人前进。当然了,他那对大锤子,就在身后亲兵身上,两个亲兵一人一个,背着,后面再让其他的士兵帮忙托一下。
  
      虽然箭雨已经停了,可还剩下的骑兵,大部分人都已经绝望了,他们后续的步兵可能那么快就赶到,短短地观察所有人就能够判断出,正式从前面进攻的敌人,是十分正规的士兵,绝对不是河南乱军那群乌合之众,也就是说,在场的人,如果强行抵抗的话,那就死定了。
  
      最前面的河南骑兵,看着敌人走了过来,都忍不住,一起冲了过去,可还没有近身,就被对方投掷的标枪贯穿了身体,虎子所掷出的标枪更是直接穿透一个人的身体,然后钉在了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因为火箭与火把的关系,后面还躲在战马尸体后的骑兵很比较清楚地看到前面的人是怎么死的,这下陕西的骑兵可不干了,他们是来帮忙打仗的,却不是来这里送死的。
  
      一个陕西的骑兵百户带着身边所有陕西籍的骑兵撤退了,他们撤的很快,虎子看着前面逃掉的人,只能是忍着不去追,继续保持着队列向前前进,整齐地队列不仅可以防住敌人射来的利箭,还能够从内心震撼敌人,那些逃掉的人很明显就是被吓跑的,因此虎子只能是继续忍耐着。
  
      看到前面有人跑了,带头的还是个百户,其他剩下的陕西骑兵一个个跟着向后跑,河南的将军很想将这些临阵逃跑的人都射杀掉,但是他没有这个权力,最后看着前面的敌人越来越近,他是真的没有办法,只能是下令所有人撤退,可就在这个时候,陕西与河南的士兵却突然自己打了起来,为的就是抢夺还剩下的不到百匹的战马,有了战马所有人才能够活着逃回去。
  
      军官要求士兵把士兵手上的战马交出来,士兵也想活着回去。河南与陕西的士兵互相威胁对方将手上的战马交出来,可每个人手上都有家伙,真打起来谁也不怕谁,而且现在时间紧迫,也就没说多少废话,有战马的人上了马就跑,没战马的人看有马的人要跑,一刀就砍了上去,等到虎子带着人冲过去的时候,有上百的骑兵死在了自己人的刀下。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太阳还没有升起,如果追击的话,可能迷路,与大部队走散,也可能遇上敌人的后续部队,因此虎子只能是很无奈地将手上的盾牌与钢刀扔给了自己身边的亲兵,插好了锤子,与高大壮一起快速地打扫战场,不过虎子也清楚,接下去还有得打,到时候有他好好杀戮一番的机会。
  
      把所有受伤逃不掉的敌人都集中了起来,王千军的命令是不要俘虏,但不要俘虏并不等于要把所有俘虏都杀了,一个一个过去比较麻烦的打断腿,然后让这些俘虏不会冻死,留在原地等待着他们同伴的到来,让这些俘虏成为后续敌人的累赘,这是最好的办法,如果全杀光了,那后面的敌人可是要抓狂的。
  
      等这一切都处理好了,高大壮与虎子快速地离开,要与王千军会合,两人又特意顺路看了看燃烧的粮寨,多扔了点火把与杂物,加强了一下火势,为的就是让粮寨里的大部分粮食烧成灰。因为粮食每三天都要运一批到前线去,一部分粮食下面就铺了简单的一层草席,下方的粮食直接受潮,但因为很快就会吃掉,所以没人担心这个,也就是因为这样,放在最下面的很少部分粮食保住,可这也只不过是一万个不幸中的,一个小小的幸运而已,这么一点粮食,连支撑八万人五天的口粮都不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