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师兄总是要开花 > 第二百五十六章 结局2

第二百五十六章 结局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在所有人正为万年一见的飞升奇景而目眩神迷,更先后有人因此感悟天道境界有所突破之际,赵坦坦却独自离开了清源剑派。在飞升天象所带来的飘渺天音余韵中,她没有驭剑,只是一步一步地走下山。
  
  走下山时,天色渐晚,空中仍有无数璀璨遁光在空中划过,照亮了赵坦坦脚下的路。那是或近或远的各处修士们,正蜂拥赶往清源剑派。
  
  他们方向一致,唯有她逆流而行。
  
  在清源山脉外围,她遇到了一个人,或者说,是一只狐狸精。
  
  胡梦容貌本就美,一身红衣衬托下更添艳丽,那本是槐猛最爱的服色。
  
  胡梦飘在半空,本在远远地眺望清源剑派,应当也是被那飞升的天象给吸引过来的,但遇到赵坦坦的时候,脸上却毫无意外之色。
  
  “那边的正道修士太多了,我不敢靠太近,只能这样远远望着。其实,之前你们对付邪修凤葆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悄悄旁观……我总是这样胆小。”胡梦将视线移向赵坦坦,“许多年前,在那所布满阵法机关的皇宫里,因不能用法力而现出原形的我,也只敢假装自己是只猫,远远地蹲在冷宫外望着一只白鹦鹉飞进飞出,辛苦地寻觅食物……后来还望见有人冲破冷宫的禁制,将筋折骨断的白鹦鹉埋进土里,遍体鳞伤的她,身下的血更是汹涌流淌……”
  
  胡梦说到这里,叹了声:“因无子而饱受诟病,又被称作妖女的废后,在有了希望的同时却又连着自己的生命一同失去了。而我始终只敢远远地缩在角落里望着,哪怕知道她曾经帮过我,更曾在我错爱一名凡人,差点被对方剥皮做成围脖时,救过我一命。我却因为害怕那藏在后宫的邪修,只敢远远望着她,看她在树下慢慢失去气息……”
  
  赵坦坦一直往前走着,脚步没有停驻片刻,仿佛没有听到胡梦絮絮如自语般的诉说。胡梦也早已从空中落下,一步步跟在她身后,朝着清源山脉之外走去。
  
  终于,在这沉默中,胡梦忍不住再度开口:“你……不说点什么吗?虽然答应过道尊,但我知道你想起来了。从前你自以为什么都记得,其实那不过是因为你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如今你的神魂应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所以我才说了出来。”
  
  不知道自己忘记了什么,所以才以为都记得。
  
  曾经受损严重的神魂,颠到混乱的记忆,令刚复苏后的她过了十多年无忧无虑的日子,可惜太过短暂。
  
  山路崎岖,赵坦坦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良久才淡淡道:“你想我说什么?责怪你当初见死不救?可你自身都难保。或者因为你提及的往事而伤怀?但那些都是早已过去很多年的事了。我不知你今日提起这些有何用意,但有些事不知道比知道更好,不说破比说破更合适。”
  
  正如魔尊总是珍视地抱在怀中的那只紫金葫芦,她永远不想知道那里有着什么。
  
  胡梦咬了咬唇:“我知道你心中还过不了自己那关,你觉得你已经配不上道尊。”
  
  “我……”赵坦坦的脚步终于停顿了下,眉眼低垂,“我从来都配不上他,但是……”
  
  夜风里,她抬起头,看向胡梦,黑白分明的眼中闪着因坚定决心而生的光彩:“但是不管配不配,总有一天我会去找他。我只愿将来的我,能比现在的我更优秀,再不需要他为我牺牲他的仙位、修为,或者其他。我不能永远做个只能接受他不断牺牲的废物,我也是个修士啊……”
  
  “倒是你,不用责怪自己只敢袖手旁观,此刻你不就站出来了吗?”说完这些,赵坦坦再度转过身,向着前方走去。
  
  沉默地走了不知多久,身后传来胡梦轻轻的笑声,似松了口气:“是我多想了,这样便好。”
  
  等她再回头时,只见身后林木幽深,胡梦已经消失不知去了何处。
  
  “从前,有个姑娘与师父一同隐居在青竹峰上。”
  
  “有一天,她偷溜下山,遇见了一个被打劫的美男子。”
  
  “后来啊……”
  
  赵坦坦坐在院中,给脚旁的小树苗洒了点水,然后继续眯着眼睛讲故事:“后来,她救下美男子,让他以身相许了。”
  
  “以身相许?不修真了?”旁边十来岁模样的少年,疑惑地问,“师父说过修真者不可擅动情念,怎么有人逛一趟街就能找个以身相许的美男子回来?不怕影响修行?”
  
  赵坦坦收起浇水的壶,走回廊上看了下风炉,随口道:“都百年好合,享人间乐事了,谁还在意修不修真?小心扇,可别过了火候。”
  
  少年不干了,丢下手中扇子:“哪有这么讲故事的!说好一个故事换一盅汤,结果总共才三句话,算什么故事!你就是诓我!”
  
  “别介!别介!摘豆,都煮了一半了,你师父也不曾教你做事半途而废吧?”赵坦坦忙讨好地拉住少年,拉扯间露出少年手腕上戴着的链子,在阳光下反射着晶莹的光。可不正是当年赵坦坦戴在七皇子手中那串水华链。
  
  当年丹鼎门的施采芪一眼看出七皇子于炉火之上颇有天赋,便兴冲冲从皇宫抱回了丹鼎门,用修真界灵药调养身体,之后便传授采药炼丹之术。至于开口说话,则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却没想到,这娃娃虽然于炉火之上颇有天赋,然而此天赋非彼天赋,比起炼丹炼药,他更擅长烹调熬煮。但凡经过他手的粥汤菜肴,无不令早已辟谷的修士暗暗咽口水。然而,这项天赋比起炼丹师来,差距实在有点大。
  
  幸而娃娃年岁不大,还有掰回来的机会。自此施采芪愈发耐着性子,仔细小心地教导他。
  
  如果没有修士经常偷偷拐他徒弟出门,让其在外开小灶耽误正经修炼的话。
  
  “是啊,小豆子,你师父一没说不许你开小灶,二没说你可以随便丢下做了一半的事不管。你为人弟子,这样做会让你师父没面子的。”打小就爱拐摘豆出来的何云宁,也难得收起七星笛,面露慈爱地劝说道。
  
  随着他们的话出口,其余在廊前檐下喝茶天音宫的岑云鹤,聚在一起闲聊的清源剑派梅彩、卫菁、姜思等诸位修士,也纷纷出言安慰劝说童子。
  
  有那偷了自己师父库存的沙橖,还掏出几颗灵液制成的糖豆,塞进少年手中,仿佛对方还是当年的小童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