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带着仙府闯都市 > 第195章 大结局

第195章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本来杨帆想着,和卢开军一别怎么也得十天半个月才会再见,可是万万没想到,前脚在鉴宝大会上道了别,后脚这家伙就又出现在自己眼前了。
  
  而且看卢开军那个眼神,怎么都有点来者不善的架势。
  
  杨帆看了看身边的白若芸,又看了看那边站着的卢开军,感觉自己这一趟真是不多不少刚刚好,撞了个正着。本来对着卢开军,杨帆是打算什么也不提的,但是现在杨帆和白若芸这么肩并肩的一起回来,估计也不用多说什么了。
  
  “杨帆……”身边的白若芸还有些虚弱,低低的声音唤着杨帆。
  
  杨帆闻声哪还有心思管卢开军,赶忙凑近白若芸脸庞,以为她身体哪里不舒服,一边仔细观察她脸色,一边忍不住用手撩开她脸上有些乱了的发丝,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面对杨帆的紧张和细心,白若芸心中一片朦胧,连着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有些飘忽。
  
  不过白若芸只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身体并没什么大碍,好让杨帆安心,另一边,她又忍不住有些纠结之色地看了看卢开军,显得似乎是有些忌惮这个人的存在的。
  
  杨帆一看白若芸的表情心中就立刻有底了,于是便沉了脸色,重又抬头看着卢开军。不过这时他已经不再是之前鉴宝大会上那副谦恭态度,而是换了副深沉老练的神色。
  
  “哟,这不是卢大师吗?想不到我们还真是有缘,这么快又见面了。”杨帆先出声和卢开军搭话,说的是在普通不过的寒暄话,不过这口吻仔细听来,却是将卢开军放在了和自己平等的辈分上。
  
  虽说话里尊称了句“卢大师”。不过卢开军就是再傻,也自然听得出来,这句“卢大师”大有揶揄之意。
  
  “有缘吗?我倒不觉得。毕竟来之前,我也没打算再见你是不是?况且你叫什么来着?实在抱歉的很,之前会场上群英荟萃,阁下却没什么出色之处,所以卢某未能记住你的名字,真是不好意思的很。”
  
  当时在鉴宝大会上,杨帆虽然没有刻意表现的出众,不过周围人对他也是十分看重的很,而且当时卢开军还亲口叫过杨帆的名字,而此时此刻,卢开军却说不记得杨帆的名字,这不得不说,卢开军是有点着急了。
  
  “哎,看卢大师也不多老的样子,没想到记性已经差到这个地步了,真是可惜了了啊,您不记得我名字不要紧,我再给您说一次,我叫杨帆,杨帆的杨,杨帆的帆,希望您可不要在健忘,免得下次何人聊天,不知道人家说的是谁了。”
  
  果然,杨帆就抓住了卢开军装作不记得他这件事,狠狠地挖苦了一番。而且还之言卢开军将来一定会和别人聊起他,不可谓不狂。
  
  “你!”卢开军眉头一锁,脸色就像吃了只苍蝇一样难看。
  
  平日里被人架在神坛上惯了的卢开军,还从没有和人这样呛声过,所以遇到杨帆,他不由得有些急了,但是没想到这个杨帆竟然如此张狂,竟然真就敢不把他卢开军当一回事了。这种气,卢开军哪里受得了。
  
  “哼,别以为你侥幸赌赢了区区一次,就真的自以为了不起了,别忘了,古玩这一行可不是靠运气就成长久的,一山还有一山高。”卢开军沉声厉色,显然有挑衅之意。
  
  “是不是侥幸或者运气,你将来自然有机会见识到。”杨帆丝毫不把卢开军的挑衅当作一回事,他两手在胸前一环,面孔高高的昂起来,竟然是用一种睥睨的眼色在看卢开军。那样的眼神,简直就像是一个凌驾在别人头上的神一样。
  
  卢开军气的暗自咬牙,脸色黑的像是落雨前的天空一样。
  
  “要看是不是侥幸或者运气,就别等什么将来了,我们现在就来见证见证可好?”卢开军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意思已经很明了,就是挑战。
  
  杨帆虽然平时不是张狂惯了的那种人,不过骨子里自然也有一股属于他自己的那股子傲气,况且都是大男人,男人之间的挑战,要是不接下来,可就不是掉面的事儿,而是有没有骨气的事了。
  
  “好说,虽说我现在也不是特别有时间,不过,倒是可以奉陪一二。”杨帆淡定自若,轻易就把这个挑战给应了下来。
  
  “杨帆……”一旁白若芸一听杨帆竟然接了卢开军的挑战,当下就急了,拉着杨帆袖子,脸色显得很是不安。
  
  “怎么了?”杨帆问道。
  
  “这样的事你怎么能答应啊,要是输了的话,你以后在行里的名声可就难听了啊。”
  
  确实,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不学无术,这些标签无论是哪一个打在杨帆脸上,那将来他在古玩界里恐怕都要混不下去了。
  
  古玩界不比其他行业,这里有一种独到无二的规则。这种规则不是明文规定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却比其他行业那些个明文规定要权威的多。其中十分重要的一项,便是品行。
  
  一个人要是品行不端,那别说鉴宝了,根本就不会有玩家跟他交流。因为一个没有品德的人嘴里是不会有什么真话的,就算他手里有再多惊世珍宝,恐怕最终也只能沦落为一个粗鄙的商人罢了,而被古玩界彻底排斥在外。
  
  “你对我,就这么没有信心啊?”杨帆忍不住在心里苦笑,因为他确实没有想过,白若芸竟然会担心他要输给卢开军。
  
  不过细细想来,也觉得白若芸会有这种担忧,也是不无道理的。毕竟这些年来,自己虽然暗暗中有不少成就,但是平日里自己一直低调的很,就算是做出一些成绩,也会故意在人前表现的平淡,或者以运气好之类的说辞推诿过去。
  
  如此说来,除了圈里一些真正懂得识人断面的老前辈之外,恐怕大部分人都把他杨帆当作普通人,甚至是庸碌之辈了吧。
  
  “我不是对你没信心,我只是担心你。”白若芸生怕自己不小心伤了杨帆的自尊,所以赶紧出言补救。“你也知道,古玩这一行虽然不全然是靠运气,但是运气却着实是不能忽略的因素,假若你这次输了,就算是输在运气上,别人也不会管的。”
  
  看白若芸为自己如此殚心竭虑的样子,杨帆忍不住心中略略一暖,便伸手轻轻拍了拍白若芸纤弱的肩膀,报以安然的一笑。
  
  “放心吧,我有自信,不管是实力还是运气,我身上都是有的。”
  
  杨帆说的话还有放在肩头的手,都令白若芸如沐春风。
  
  “好,你这样说,我相信你。”白若芸选择相信杨帆的实力,于是收起自己几乎泛滥的担忧。
  
  杨帆安慰好了白若芸,才重新看向卢开军。淡淡而自信的笑着,说:“既然你想看我的本事,那道儿由你化出来,我杨帆一定奉陪到底。”
  
  “哼,要不了多久,你就等着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吧。”卢开军面色阴鸷,说出的话简直就像是诅咒一样。
  
  不过杨帆还是那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甚至不耐烦地抖了抖肩膀,继续催促道:“别说的好像在等着看我的笑话一样,我怕你到时候看到结果会受不了。”说着又道:“还是别耽搁了,我还要送白若芸回家,你还是快划下道吧,我好走人。”
  
  “狂妄,太狂妄了!”卢开军已经气糊涂了,连着都第三遍说杨帆狂妄的话了。
  
  不过好在卢开军很快还是清醒了,便接着说:“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吧,正好圈里一位泰斗级的老先生就住在这附近,我们去他那里,一切交给他老人家主持。”
  
  “现在?去别人家?”杨帆一听简直有点理解不能,别说这么临时起意了,况且别人老先生家又不是茶楼饭馆,这么随意就能去打扰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